摄政大明 第1083章.密信.

小说:摄政大明 作者:虫豸 更新时间:2021-04-02

摄政大明由全书网(m.quanshuwang8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借以协助查案的名义,郑以诚很快就受到了太子朱和堉的接见。
    其实,朱和堉这个时候正忙着整理朱和增所留下的那一箱子证据,并没有太多的闲余时间,原本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与郑以诚见面。
    然而,郑以诚主动表态想要积极配合朱和堉做事,这般态度对于目前已是孤家寡人的朱和堉而言,却无疑是一件意外之喜。
    毕竟,郑以诚乃是洛阳府的父母官,若是有了他的全力协助,许多事情都可以事半功倍。
    更何况,郑以诚从前对待朱和堉的态度一向是敬而远之,如今则是主动表态配合,这般变化可谓是来之不易,不啻于千金马骨。
    所以,朱和堉不仅是百忙之中刻意抽出时间与郑以诚见面,相见之后也是态度亲近,又发现郑以诚想要与自己秘密谈话之后,他只是稍稍犹豫一下,就挥手屏退了身边的厂卫。
    朱和堉身边的这些厂卫,大多是德庆皇帝与七皇子朱和坚所安插的耳目,他们离开房间之际,虽然也会好奇朱和堉与郑以诚的谈话内容,但受限于人手不足,眼下还要专注于调查福王长子朱和增的毒杀案,这个时候也就无暇顾及更多事情了。
    最终,等到房间内再无他人之后,郑以诚也是开门见山,直接就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引见给了太子朱和堉。
    另一边,听到郑以诚的介绍之后,朱和堉不由是表情微变。
    朱和堉很清楚,他这次大肆弹劾藩宗的做法,已经很大程度上干扰了赵俊臣的未来计划,虽然他也有自己的原因与想法,但这种做法无疑会引发赵俊臣的强烈不满。
    所以,朱和堉见到赵俊臣的使者来访之后,难免是心中发虚。
    以赵俊臣今时今日的地位权势,以朱和堉今时今日的艰难处境,朱和堉还真就承受不起赵俊臣与他翻脸的代价。
    不过,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并没有任何要兴师问罪的意思,行礼问安之际依然是态度谦卑,只是向朱和堉转交了赵俊臣的一封密信。
    这封密信,乃是昨天傍晚时候才刚刚送抵洛阳的,即使是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也没有看过其中内容。
    估算一下时间,赵俊臣写这封信的时候,已经从德庆皇帝那里看过了朱和堉的那封密疏,也已经猜到了朱和堉的真实想法,但当时德庆皇帝还没有重新召开朝会,也还没有任命王佑伦作为新的钦差大臣、奔赴洛阳接替太子朱和堉,所以这封密信里的消息也就存有一定的滞后性。
    朱和堉不敢怠慢,连忙是表情严肃的拆开信件、仔细阅读。
    但很快,朱和堉原本是紧张肃穆的表情已是逐渐缓和,隐约间还显露出了一丝轻松与欣喜之意。
    很显然,赵俊臣已经在密信之中告诉朱和堉,他的计划确实是发挥了积极效果,德庆皇帝很是感动朱和堉的牺牲,看待朱和堉的想法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。
    当然,赵俊臣的这封密信足是写满了三张纸,这些内容显然不会是全部消息,赵俊臣必然还在密信之中叮嘱了朱和堉许多别的事情。
    详细读过了密信之中的所有内容之后,朱和堉就把密信折起来收入怀中,接下来则是摆出一张笑脸,对待李传文与肖文轩的态度也是格外温和亲近。
    “我早就听说,赵阁臣的手下人才济济,而两位先生乃是赵阁臣府中的核心幕僚,也必然是胸怀大才,赵阁臣如今安排两位先生赶到洛阳协助于我,我亦是深为感激,今后必将是引为臂助,还望两位先生能够不吝赐教!”
    恩……关于赵阁臣的这封密信,我已经认真看过了,赵阁臣的看法可谓是高瞻远瞩、用意深远,我也是深以为然、受益颇深,却不知两位先生有何高见?”
    说话间,朱和堉的表情间满是认同与钦佩,但他并没有向众人转述这封密信的内容,只是言辞含糊的向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询问意见。
    说完,朱和堉还刻意起身向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拱手行礼,就好似他已经完全信任了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,也完全不认为这二人的此时出现,或许还暗含着赵俊臣的监视之意。
    见到朱和堉的这般姿态,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不由皆是受宠若惊,认为他们这次辅佐太子朱和堉之事,或许要比想象之中容易得多。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李传文稍稍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实话实说,道:“启禀太子殿下,赵阁臣的这封密信乃是昨天傍晚时候才送到了洛阳城,因为没有赵阁臣的授意,我等也不敢私自拆开密信查看,也就全然不知密信里的内容,对于赵阁臣的深意也是雾里看花,如今只是遵循赵阁臣的安排,出面协助太子殿下您做事罢了……所以,尚未知晓详细情况之前,我等也不敢随意表明见解。”
    李传文的言下之意,就是希望朱和堉能向他们分享一下赵俊臣这封密信里的详细内容,然后他们才可以根据赵俊臣的思路发挥作用。
    然而,朱和堉发现李传文等人并不清楚这封密信的详细内容之后,眼神中却是闪过了一丝轻松之意。
    接着,朱和堉缓缓点头,道:“这封密信之中,确实有许多机密消息不能让太多人知晓,也难怪赵阁臣他会刻意瞒着几位……不过,有些消息还是可以讲的,那就是朝廷很快就会安排一位新的钦差大臣赶来洛阳城接替于我,等到这位新的钦差抵达洛阳之后,我就再也无权主持大局了,所以赵阁臣他提醒我,一定要赶在新钦差抵达洛阳之前,收拾好自己这段时间所有事情的首尾,不能留下任何破绽与把柄……我如今已是四面树敌,不能再让人寻到任何的攻讦理由了!”
    说到后面,朱和堉也是自嘲一笑。
    但接下来,朱和堉的话锋一转,又说道:“然而,洛阳局势变化太快,赵阁臣写这封密信的时候,自然是无法知晓福王长子朱和增受人投毒暗害的事情,这显然是一个极大的变数,既是一个威胁,却也是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……只要利用好这件事情,就足以让藩宗乱政违纪的罪行盖棺定论,到了那个时候,藩宗势力就会受到严重挫败,再也无力报复于我,而我则会成为清除朝廷积弊的功臣,朝野风评也会再次回升,如今四面楚歌的艰难境地,也可以大为缓解!……所以,这般良机,实在是不容错过,我决定要放手一搏,却还希望两位先生以及郑知府能够全力助我成事!”
    说完,朱和堉再次起身,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尊贵身份,向着面前几人深深躬身行礼。
    见到朱和堉的这般姿态,不论是李传文、肖文轩、还是郑以诚,皆是愈发感到受宠若惊,连忙是起身回礼。
    不过,见到朱和堉礼贤下士的姿态之后,李传文固然是有些感动,但心中却又隐隐觉得不对劲,总觉得朱和堉应该是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。
    譬如说,赵俊臣的那封密信之中,必然是写有许多关键内容,但朱和堉只是挑拣了最为无关紧要的一条消息告知于众人,更还隐瞒了赵俊臣对于洛阳局势的真实态度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传文忍不住提出质疑,问道:“太子殿下的这般想法,固然是极好的,但想要顺利实现只怕是很不容易,我朝的藩宗势力可谓是根深蒂固,如今更是联手与太子殿下为敌,而且朝廷一旦是任命了新钦差之后,新钦差必然是快马加鞭、星夜兼程,很快就会抵达洛阳,留给咱们的时间并不多,在这般短的时间内,咱们又如何才能一举击败藩宗势力、为他们的罪行盖棺定论?只怕是机会渺茫啊……太子殿下,依老夫的看法,咱们这个时候还是一静不如一动就好,首要之务还是不能给人留下把柄……”
    然而,朱和堉这个时候则是再次展现出了自己的固执一面,并没有理会李传文的劝诫,反倒是胸有成竹的摆手打断了李传文的话语,沉声道:“若是没有把握,我自然也不会冒险行事!
    然而,我这里有一个关键消息,两位先生与郑知府还不知道,那就是……福王长子朱和增受害之前看似是站在藩宗那一边,但实际上早已是暗中决定要大义灭亲,他原本是想要等到关键时候站出来向朝廷举证藩宗们的罪行,可惜还不等他发挥作用,就已经受人毒害了!
    不过,他事前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会有生命危险,所以就提前准备好了他所掌握的全部证据,如今这些证据已经落于我的手中,我粗略看过一遍,不仅是包含了‘八王船行’与福王府內库的账册副本,更还包括了他本人多年来与各地藩宗的联络书信!有了这些证据,只要操作得当,想要给藩宗们的罪行盖棺定论,也并不是毫无机会!”
    朱和堉的身边如今只有一群立场存疑的厂卫,确实是缺少可靠的幕僚与帮手,有些事情只能依靠自己一人,难免是有些力不从心。
    所以,他这个时候并没有太多犹豫,直接就把自己最关键的底牌透露给了李传文等人,就是希望李传文他们能够协助自己,共同把朱和增所留下的这些证据全部梳理一遍,让这些证据发挥出最大的作用。
    另一边,李传文、肖文轩、郑以诚三人听到朱和堉的解释之后,不由皆是一惊,没想到朱和堉手里还真有扭转乾坤的底牌。
    眼见到李传文等人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,朱和堉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直接把三人领到自己的房间,让他们亲眼见到朱和增所留下的那一箱子账册与书信。
    亲眼见到这些证据之后,李传文等人终于相信了朱和堉的说法,认为朱和堉确实有可能赶在新钦差抵达洛阳之前,一举赢得这场与藩宗势力的较量。
    再加上,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如今并没有收到赵俊臣的明确指示,拥有一定的自主行事之权,所以他们二人轻声商议了片刻之后,最终还是在朱和堉殷切盼望的目光之下,决定就按照朱和堉的想法做事——也就是赶在新钦差抵达洛阳之前,利用福王长子朱和增所留下的这些证据,彻底确定藩宗势力的罪行,让藩宗势力今后再也无力翻盘与抵抗!
    *
    “我等原本就是受到赵阁臣的授意,赶来洛阳辅佐太子殿下做事,如今既然是太子殿下胸有成竹,我等自然是全力相助!”
    做出决定之后,李传文与肖文轩、郑以诚三人一同向朱和堉拱手做出保证。
    其中,肖文轩一直都把李传文视为老师,自然是唯李传文马首是瞻,李传文说什么他就做什么,但郑以诚这个时候则是脑子有些晕乎乎的,不知道自己明明是打算投靠赵俊臣,为何就突然变成要为太子朱和堉做事了,但如今他已经无法退出,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    朱和堉得到了李传文的承诺之后,也顿时是大喜过望,再次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态度,连连向李传文等人表示感谢、并承诺自己会在事后回报。
    接下来,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——谁也不知道朝廷的新钦差会在何时抵达洛阳——朱和堉与李传文等人并没有耽搁任何时间,立刻就行动了起来,开始整理朱和增所留下的诸多证据。
    在整整一箱子证据之中,哪些证据可以直接发挥作用?哪些证据还不够完善、还需要进一步寻找佐证?哪些证据因为牵连太广的缘故,并不能轻易公示于众?哪些证据足够关键、必须要重点关注?
    根据不同情况,众人把这些证据进行了分门别类的归纳,在此期间也大抵摸清了这些证据的具体情况。对于未来的局势发展也有了大概的评估。
    李传文拥有极强的工笔能力与诉讼经验,肖文轩则是学识极佳、思维敏捷,郑以诚身为洛阳知府,不仅是政治眼光不俗,对于洛阳本地的情况也是知根知底,朱和堉得到了他们三人的协助之后,整理与梳理这些证据的进度自然也是大为加快。
    当然,这些进展只是最初步的成果,后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们去做。
    但若不是因为有李传文等人的协助,朱和堉想要独力完成这些事情,至少也需要三五天时间,还必然会出现许多疏漏。
    等到这一切工作暂且告一段落,时间已是晚上亥时,窗外夜色沉沉、弯月悬挂,众人也皆是感到心神疲乏。
    眼见到李传文等人的疲态,朱和堉则依然是精神振奋,也再次发挥了自己礼贤下士的一面,亲自安排人手为李传文等人准备夜宵,再等到众人一同食用夜宵之际,朱和堉更是刻意放下身段与众人同桌而餐、拉近关系,还不断夸赞众人的能力与作用。
    这样一来,李传文等人虽然是心神疲乏,却也是极为受用,哪怕是原本有些不情不愿的郑以诚,这个时候也不由是消解了一部分抗拒心理。
    最终,众人吃完夜宵之后,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就告别了太子朱和堉、跟着郑以诚一同离开了福王府,相约明天清晨时候再次相聚商议下一步的计划,朱和堉也是亲自相送,就好似他已经把李传文等人视为心腹了。
    *
    却说,当李传文、肖文轩二人随着郑以诚返回了洛阳知府衙门之后,就相互告别回房休息了。
    然而,当李传文返回自己的房间之后,表情则是再次严肃了起来,仔细观察房间周围无人监视之后,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件、拆开查看。
    原来,昨天傍晚的时候,赵俊臣的信使送到洛阳城的密信,并不是只有一封,而是有两封!
    第一封密信,也就是转交给太子朱和堉的那一封,李传文并没有权限查看。
    而第二封密信的存在,不仅是太子朱和堉不知情,就连肖文轩也不知情,乃是赵俊臣的信使暗中交给李传文一个人的,按照那位信使的说法,这封密信的内容只允许李传文一人查看,而且必须要等到李传文与太子朱和堉见面之后才可以拆开查看。
    这件事情,显然是涉及到了赵俊臣的机密计划,所以李传文也一直是守口如瓶、不动声色,完全没有泄露任何迹象,一直等到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的时候,才迫不及待的拆开信件查看内容。
    然而,李传文虽然是早就猜到,这封密信必然是涉及到了赵俊臣的某些机密计划,赵俊臣的机密计划也必然是不同凡响,他本人这些年来也算是见惯了大风大浪,但当他看过这封密信的内容之后,依然是表情大变,眼神不住波动着,面色也有些苍白。
    “怪不得赵阁臣要让我见过太子殿下之后,才能拆开这封密信查看内容……原来,这就是赵阁臣的真实想法!赵阁臣的用心之深、设计之恨……当真是让人……难以评价……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chaptererror();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全书网(m.quanshuwang8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摄政大明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quanshuwang8.com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